• 首页 > 老兵休闲 > 老兵文体 >
  • [时代的歌者]为祖国和人民歌唱
  • [时代的歌者]为祖国和人民歌唱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这古朴雄浑、豪迈沧桑的歌声一入耳际,人们就会脱口而出它的演唱者——“杨洪基!”
        随着《滚滚长江东逝水》,杨洪基走进千家万户近20年了。如今杨洪基七十有一了,还在深情地歌唱。

        词不变,曲依然,为何情更真,意愈浓?只因时间沉淀的是美酒,老歌道尽的是人生。

        一辈子为兵而歌,是他永远明亮的“心灯”

        杨洪基的好多歌都是唱给军人的,也只有军人更能听出个中三昧。因为,歌声中沉淀着他两次赴前线慰问的触动与震撼。

        1963年秋,杨洪基入伍后第一次随团下部队,来到喀喇昆仑边防线。如果说,高原刺骨的寒风、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稀薄空气,只是让杨洪基产生身体的负担,那一个个忠骨埋于高山之间的十八九岁的英烈,则让他承受着心灵的重载。“都是一样的血肉之躯,都有一样的骨肉亲情,是什么让他们义无反顾、从容赴死?”

        在1987年随队慰问边境作战的官兵时,杨洪基找到了答案。

        一天晚上,演出队在离前线两公里处的一个旧食堂里为突击队壮行。演员们举着大海碗,边唱歌边敬酒。突击队员们一饮而尽,没有悲伤,更没有胆怯,只有豪情万丈!

        第二天,突击队上去了。几天后,一个排就回来10多个人。杨洪基含泪一诺:“为了祖国,为了和平,他们奉献了年轻的生命,我还有什么不可以奉献的呢?我要一辈子为他们歌唱,至死不渝!”

        一句承诺,一直践行。

        从军50年来,杨洪基的首选总是为兵服务。不管是在国家大剧院,还是在连队俱乐部;不管是在万人观看的大舞台,还是只有几名战士值勤的小哨位,他的歌声一样洪亮高亢。

        2008年年初,南方遭遇雨雪冰冻灾害。团里组织慰问小分队时考虑杨洪基年龄较大,就没通知他参加。可出发那天,大家发现,整装待发的杨洪基早已来到了集合地:“这种时候,怎么能少了我这个老兵!”

        小分队徒步前往演出地点的时候,杨洪基在湿滑的冰雪路上扭了脚,脚脖子肿起老高,连鞋都穿不上。同事们劝他不要参加后面的演出了,可他说什么也不听:“脚伤了,嗓子又没伤!”那天,杨洪基唱得格外有激情。直到完成演出任务回到北京后,他才接受治疗。

        2009年3月,总政歌剧团慰问小分队刚刚在第二炮兵某部安顿下来,杨洪基突然接到一项重要任务,当天必须返京。“一首歌也没给战士们唱,这怎么能行!”北京的演出一结束,杨洪基又马不停蹄连夜返回部队,第二天继续登台为官兵们演出。说起此事,杨洪基坦承:“来回奔波,说不累是假话,但只有这样做,我心里才坦然。”

        歌声,并不是杨洪基带到基层部队的唯一。

        早在上世纪60年代,杨洪基下部队演出就常带着一个特殊物件——一把老式剃头推子。在为一些边远部队演出时,杨洪基留意到官兵们理发很不方便,就买了一把推子学理发,还拿家人、朋友练手。每次下部队,这边刚表演完,那边就支起了剃头摊子。这一理,就是24年,直到边远部队的生活条件逐渐改善,他才收起了这把推子。

        带着笔墨印章下部队,则是杨洪基从1980年开始有的习惯。演出之余,爱好书法的他会应官兵们要求写上几幅励志好字。于是,每次介绍他时,总政歌剧团政委王慧敏总爱说:“杨洪基唱的歌传遍了大江南北,他写的字也挂到了许许多多的边关哨所。”

        今年9月6日,杨洪基又一次整理皮箱,开始准备下部队。演出服、伴奏带、笔墨印章,还有要赠送给官兵的签名CD……他收拾得认真仔细。面对记者后续采访的请求,他面带歉意,却毫无商量的余地:“对不起,战士们在等着我呢,什么事都不如这件事大。”

        情谊如歌,歌声中,当年那些牺牲的勇士们仿佛一直在轻声唱和。

        深扎民族文化之根,是他豪歌向天涯的支撑

        1959年春天,站在大连歌舞团业余歌唱队招考人员面前时,刚上高二的杨洪基以一曲现学现卖的中文版《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让团长王石路兴奋不已:“真是好声音!我们要你了!”

        出乎杨洪基的意料,他被直接调入了大连歌舞团歌剧队,3年后又被王团长一封电报举荐到总政歌剧团。从此,他与歌剧一生相随。

        1979年初夏,杨洪基的好声音传到了世界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的耳中,并获得了在中国改革开放以后首唱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欢乐颂》的机会。此后,他又接受中央乐团、中央歌剧院、香港圣乐团的邀请,先后演唱了海顿的《四季颂》等大型古典作品;承演了歌剧《卡门》《蝴蝶夫人》《托斯卡》《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等世界著名歌剧中的主要角色,一跃成为中国最好的男中音之一。

        然而,就在风头正劲之时,杨洪基却在广大观众面前遭遇了一场尴尬。

        那是在首都体育馆的一次大型音乐会上,一位正负盛名的通俗歌星临时由压轴改到第四个上场。因怕难讨观众喝彩,没有人愿意在她后面“垫场”,晚会也因此迟迟拉不开大幕。组织者找到杨洪基,希望他发扬风格,杨洪基一口答应。可他没有想到,自己刚一上场,台下就倒彩一片:“下去吧!下去吧!”尴尬的气氛中,杨洪基泰然自若。1分钟后,他调动起所有情感,激昂豪迈地唱响了那首《我们走在大路上》:“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我们献身这壮丽的事业,无限幸福无上荣光……”尾音结束后的刹那,全场静默,接着便是雷鸣般的掌声。

        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并没有让杨洪基沉湎于胜利的自得,而是品咂出更多:观众不是拒绝美声,而是拒绝不接中国“地气”、只热衷模仿欧式发音技巧的所谓“美声”;中国的美声必须为大众接受,才能有生命力;一名有追求、有责任感的中国歌唱家,只有深扎民族文化之根才会有前途。

        于是,杨洪基开始把自己深深“植根”于脚下的泥土之中。他研究民族唱法的吐字发音,学习民歌戏曲,开始了美声唱法民族化的探索和实践。他爱上收藏古董、书法绘画,积淀了深厚的民族文化艺术底蕴。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总政歌剧团排演民族歌剧《党的女儿》,选中杨洪基出演“七叔公”一角。身为美声唱法演员却有机会参演民族歌剧,这可把致力于探索美声唱法民族化的杨洪基高兴坏了。他全身心投入排练,在与众多民族唱法演员的配合中,对美声技巧如何与民族歌剧的音乐、语言浑然融为一体,进行了刻苦的钻研和实践。

        就在排练热火朝天的当口,一纸随中国文化代表团出访意大利的通知,让杨洪基陷入两难境地——之前从没出过国,第一次出国便是去美声唱法和西洋歌剧的发祥地,能有机会亲临学习观摩该是多么有意义的事;可首次出演民族歌剧的机会也是千载难逢,对于探求自己的艺术道路大有助益、不可替代。

        思前想后,杨洪基最终还是选择了排演《党的女儿》。该剧首演后,即以民族情感与民族风格征服了广大观众,获得文化部“文华大奖”,杨洪基也捧回“文华表演奖”,成就了艺术生涯中的里程碑。最让他欣慰的,还是来自美声领域的前辈和同行们的祝贺:“事实证明,你的路走对了!”

        站在民族的土地上,杨洪基就像“大地之子”,浑身都是能量。

        1993年,电视剧《三国演义》剧组选拔主题曲演唱者的大幕在全国拉开。把中国昆曲、古曲的韵味不着痕迹地化入美声唱法,音色音域的浑厚宽广和历史巨片的凝重内蕴极度吻合,让杨洪基从20多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最终成为《三国演义》总导演王扶林心中“唯一能衬得上‘三国’的声音”。 

        苦乐皆歌德艺兼修,是他登顶成功的“秘诀”

        常有年轻人向杨洪基请教成功的秘诀,他总爱“泼冷水”:“光有献身艺术的热情可不够,还要有服务大众的本事。”

        当年报考大连歌舞团时让考官如获至宝的杨洪基,其实不识谱,不会视唱练耳,不会弹钢琴,更别提用外语唱歌剧了。

        “既然端起这个饭碗,那就要学好干好!”打定主意的杨洪基让团里的老同志开了张单子,跑遍大连的书店,买回了音乐学院教材。家也不回了,他把铺盖卷扛到排练厅,用屏风在角落隔出个小空间,吃、住、学都不挪地儿。

        “那时白天晚上都坐在钢琴边啃书本、弹听练。我的视唱很弱,就专门拿难度较高的‘卡鲁里’视唱教程来练,一至四册我唱了个遍,从一个升号一个降号,一直练到七升七降……”杨洪基说。

        苦练而成的过硬本事,让杨洪基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艳羡的成功。“五个一工程奖”“文华表演奖”“中国戏剧梅花奖”“中国金唱片奖”等多项大奖,他一一收入囊中。

        然而,面对诸多荣誉,杨洪基却始终心静如水、淡定从容。因为,相比收获掌声,他更看重赢得人心。

        几十年来,已是文艺界“腕级”人物的杨洪基始终谨记:“谦虚厚道、严于律己不是掉价,给军队文艺工作者形象抹黑才掉价。”

        杨洪基对所有的广告拍摄邀请一律谢绝,而对“心连心艺术团”下基层演出等公益活动,却总是招之即来;参加各种演出活动,他向来是亲自走台,提前候场;下部队慰问,他总是谢绝专车,和同事们一起快快乐乐挤大巴。

        歌坛假唱之风盛行,他却从来不论场合,不找理由,坚持真唱;为了完成党和国家的重大演出任务和下部队慰问,他不知推掉了多少商演的邀约。在他看来,“观众来看我演出,是看得起我。假唱对口型是欺骗观众,对不起观众。”“人要是为钱去唱,人就不值钱了。”

        罗曼·罗兰说过:“没有伟大的品格,就没有伟大的人,甚至也没有伟大的艺术家、伟大的行动者。”

        从杨洪基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位人民艺术家的高大形象;从他口中,我们听到了有关信仰和追求的歌。

        追求德艺双馨

        把社会责任扛在肩上,把基层官兵装在心里。被誉为“军队文艺战线常青树”的杨洪基,50年真情放歌,50年春华秋实,树立了新时期军队艺术家德艺双馨的良好形象。

        杨洪基在艺术上追求完美,在道德上追求崇高,成就再大名气再高,始终谦虚自律,用高尚的人格品德、高超的艺术造诣,描绘出一条闪光的人生轨迹。他演唱了许多家喻户晓的歌曲,塑造了许多光彩照人的艺术形象,孜孜探索美声唱法中国化、歌剧演唱民族化的新路子,严格要求自己不违规、不忘本、不逐利,获得的荣誉多,赢得的听众广,艺术的青春长,从艺的口碑好,为推动军事文艺繁荣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德艺双馨历来是对文艺工作者的最高褒奖,也是文艺工作者追求的最高境界。那些令人尊敬、广受赞誉的名家大师,无不以脍炙人口的经典之作,给人以美、以真、以欢乐,无不以有口皆碑的高尚艺德,让人去思、去学、去仰望。杨洪基在艺术舞台上演得有声有色,在人生舞台上做得有品有格,用自己的人生经验和艺术实践告诉人们,艺术家不仅要有卓越的才华,更要有高尚的品格。

        军队文艺工作者在繁荣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进程中肩负着更大的责任,被全社会和广大官兵寄予更高的期望。只有做到德艺兼修,严格自律,才能在为兵服务的舞台上实现自己的价值。“只要我在这个舞台上一天,就要为官兵服务一天。”杨洪基虽已年逾古稀,依然上高原、下海岛、进大漠、走边关,足迹遍布三军部队、边防哨卡。他赢得了掌声,更赢得了兵心。

        发展先进军事文化,需要一批艺术造诣深、社会影响大的名师巨匠。愿军营内外涌现更多像杨洪基这样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创造更多叫得响、传得开、留得下的扛鼎之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