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高清图库 > 社会写真 >
  • 深圳热干面黑作坊工人抠脚后手抓面粉
  • 深圳热干面黑作坊工人抠脚后手抓面粉

    2015年6月17日报道,深圳南山同富裕工业园对面的一家热干面作坊,白天闸门紧闭,半夜忙碌赶工,每晚制面2000多斤,直接供给有“深圳硅谷”之称的南山科技园。记者多个通宵蹲守暗访,发现该作坊生产环境远未达到卫生标准——面粉桶沾满污渍,成品面就在塑料膜上晾干;没有空调,工人多赤膊上阵,也未戴手套及口罩,汗水滴在面条上是常事;更有工人手抠脚后不清洗,直接接触面粉。

    深圳热干面黑作坊工人抠脚后手抓面粉

    5月19日晚上9点,记者按照报料人指引的路线,来到店前,晚上10点面食店正式开工。记者看到,作坊的作业面积不到20平方米,小屋内亮着一盏白色的日光灯,一台制面机器占据了大半的空间。在机器的旁边还摆放着几袋刚开封的面粉,一名工人正在往机器里面倾倒面粉。图为5月20日零点27分,作坊工人正把刚生产出来成品打包。

    深圳热干面黑作坊工人抠脚后手抓面粉

    由于第一批成品面尚未出炉,记者再次对作坊的周围环境进行考察。记者发现,该小吃街实际上是复式的两条街,两条街分别面向或背对着同富裕工业园。而“重庆面食”便是背对着工业园,正对的一条街上全是小餐馆,其中不乏一些面食餐馆。记者注意到,两条街的中间还暗藏着一条小巷,小巷里分布着一条砖瓦小屋,这些小屋是小吃街一些商铺的仓库。图为6月15日深夜,南都记者随执法队员进入作坊,环境卫生堪忧,面条掉在地上。

    深圳热干面黑作坊工人抠脚后手抓面粉

    为了弄清该作坊的生产量及销路,记者佯装成买面的顾客走上前与工人进行攀谈。“你们这的面散不散卖?”记者问道。一名20岁左右的工人正坐在店门口把晾干好的面过称装袋,见记者前来买面,他抬头看了一眼,接着继续装面说:“2块钱一斤,一袋10斤,你要买的话,可以给你称。”图为6月4日4点31分,送面小货车在白石洲社区停留近半小时后,工人上车准备离开。

    深圳热干面黑作坊工人抠脚后手抓面粉

    记者看到,除去在外面看到的那些之外,在装面机器的下方还放着一个黑色的小塑料桶,里面装了些乳白色的干洗混合物,疑似是发面用的硼砂。而用来称面的小电子称的托盘上布满了污渍,在称面时,工人直接将面摆在托盘上。余姓工人告诉记者,每天他们的作坊都是晚上10点开门制面,3个多小时就能生产2000多斤面。而至于销路,小余称都是送到南山科技园,“我们都是做完了就打包好,每袋10斤,大多是给那边的一些散户。”

    深圳热干面黑作坊工人抠脚后手抓面粉

    相关推荐